• 注册
  • 有趣

    她明明什么也没穿 我却在她身上看到了整个宇宙!

    野心野心 2019-8-15

    野心旅行日历

     

     

    提到人体彩绘,也许很多人都会感到有些陌生,但其实早在人类出现之初,人体彩绘便已存在,很多学者甚至认为,人体彩绘也许是人类最早的艺术形式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▲最开始可能是为了躲避天敌的“保护色”

    在各种各样的原始文化中,都可以看到人们从自然界中提取颜料、将身体涂成不同的颜色的行为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这不仅是为了起到装饰作用,身体涂料可以作为捕猎时的“保护色”,在热带地区还常被用来防晒、防蚊虫,在原始部落的生活中有着重要的地位,久而久之,人体彩绘也和仪式感密切相关。无论是在上战场之前,还是婚丧嫁娶等重要场合,抑或是祭拜神灵的盛大庆典,都会出现人体彩绘的元素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在非洲偏远的Omo谷,生活着与世隔绝的Mursi和Surma部落,当地盛产颜色丰富的矿物:红赭石,黄硫磺,白色高岭土和石灰石,很早就有着人体彩绘的传统,母亲会在孩子小的时候将孩子的脸涂成白色,以抵御超自然力量的伤害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巴布亚新几内亚的Chimbu部落,喜欢把自己的身体涂黑,画出白色骷髅骨架,这样的操作最早是为了吓退敌人,之后也逐渐演变成了部落风俗表演时的“演出服”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如今在印度的许多地方,仍然保留着特定场合在身体上绘制图案的习俗。在婚礼前一天的晚上,新娘要让资深手绘师在自己的手脚上画下精美复杂的图案,而且必须由未来婆婆点下第一笔,整个过程极其繁琐,至少需要七八个小时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不过也许是因为发现相比颜料,布料不仅能起到一样的装饰作用,还能遮阳防寒,人体彩绘似乎渐渐淡出了人类历史的舞台,直到近代才重获新生。

    1933年,这种古老的艺术在芝加哥世界博览会上一鸣惊人,老牌化妆品Max Factor在这次展览中的主题是为好莱坞舞台妆新推出的产品线,由模特Sally Rand开场,但她身上除了Max Factor的彩妆以外啥也没穿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这一举动造成了巨大的轰动,也导致了Sally本人在当天第3次因有伤风化而被逮。(Sally Rand在这一天里一共被捕4次,不过另外几次都是穿了衣服的)

    虽然这一次再度登场算不上皆大欢喜,人体彩绘的风潮却很快被60年代的嬉皮运动彻底点燃,致幻剂和性解放为艺术家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灵感,人体彩绘风靡一时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▲现场创作的嬉皮士

     

     

    ▲60年代的音乐节现场

    试图依靠音乐艺术与不管不顾实现“爱与和平”的梦碎之后,人体彩绘也风头不再,却持续给人们带来视觉冲击,1992年黛米·摩尔身着彩绘“西服”登上《名利场》封面,依旧引来无数争议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▲一语双关的文案

    “出生那天所穿的衣服”也很值得玩味

    即便如此,人体彩绘以其强烈直观的表达效果,逐渐成为了一种被大众普遍接受的艺术形式,在特效化妆和舞台表演中,也均有广泛的应用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▲当“保护色”的本质发挥到极致

    模特可以选择成为画面主体

     

     

    ▲也可以选择成为背景

     

     

    ▲画布或是画布的一部分

    每年7月在奥地利举办的世界人体彩绘大赛,都会吸引全球的人体彩绘艺术家来到这里,比拼技艺与创意,让皮肤与颜料再次会师,组合成历久弥新的美,非常值得亲临现场一看。

    1
    664 0

    相关文章

    发表评论

    登录
    注册 忘记密码
    荣鼎彩 贵州快3走势 九龙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河北11选5走势图 玖壹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红韵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亚洲彩票 k彩彩票官网 人人发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天天红彩票下载